0%_是洵之

依然帅气的kyoya君(。・ω・。)ノ♡。_。

♡♤♭♣
♠←本体


刀男中毒ing_三日鹤_all叶_6918_静临

本命K.十束多多良

男神黑篮.火神大我

你大胆的向前走好了 你的过错我来背负

11楼

11楼

    夜幕降临,在这不算繁华的沿海小城中,在黑幕上的点点星光在街道上的掩映下显得有些失色。

    大厦楼梯11层的楼梯上,响起蹦蹦哒哒的脚在楼梯上跳踏的声响,生锈了的灯罩照在本就只能发着昏黄光色的灯泡将整个楼梯衬得更加的可怖,发至耳际的少年就这样,一脚踩在楼梯,另一角就跳起的上了最顶层。

    白的有些发灰的门紧贴这门框,少年将手放上铁制的门把手,轻轻用手摩擦着门把上稍有斑驳的痕迹,握下门把,推开门。

    一阵带有寒意的风直刮着少年的有些瘦弱的身体。将他的衣角处吹起,他用手搂住自己的双臂上下磨蹭着产生一点热量取暖。深秋的北方沿海地区气温日渐下降,他仅在外套了一件衬衫下身穿了个一层的牛仔裤,他的身体在冷意四散的北风中瑟瑟发抖,仍迈着小幅度的步伐向天台的栏杆处走去。

    他的手从身体两侧放下,用力的抓着布满或细长或点状锈迹的栏杆,他将眼皮垂下遮盖住这从高处俯视着这个世界的眸子,深吸一口气,重新睁开。眸子无比清凉。

    这个占尽了沿海边缘优势的小城已然发展的这种程度。在这里听不到情侣在耳边厮磨的声音。却能看到在路灯下渐渐拉长的二人的影子,在下一个街灯下从变短到拉长的身影。不过就是极其微小罢了,他却能看得清。

    乌云开始向月亮在的方向飘去。遮住了它的大部分,只留下一丝清冷和微光。

    他昂起头听着风的声音,感受着寒冷的北风吹着他的周围处,触碰着滴落在身上的微光。

    闭上双眼,回忆着自己到此世间、时间,所经历的事情、遇到的人、看过的风景。这壳子里装了一个活了近四十年的男人的灵魂。他现在就站在他上次跳下的地方,他并不知道他到底睡了多长时间,或许只是他落在地上那一瞬间,醒来便看到就是这个身体。

    他感受到自己其实活得够久了,碰到各种各样的事、人。去过不同的地方。嘴角微微翘起,有些疲惫的闭上了双眼,温热的气息喷在寒冷的空气中出现了一团白雾。手伸向高处想要抓住那遥远无边,现在的人类触及的星星。

    或许他的离开,这个身体原来的主人就会回来。不过他本就自私,除了那人,从第一次寻思从11天台跳下到这一次用别人的身体从这里掉下,摔倒地面,血流一地,器官粉碎。

    他抓着栏杆一脚横上栏杆另一脚也是如此的座上了栏杆。双脚稳稳的踏上了栏杆外不足两只脚放的地方,双肩后撤架着栏杆。他的脸上有道痕迹划过,将头向后转去,看着那气喘吁吁却仍旧优雅的站立着的人。

    脑海突然涌现了些令他感到陌生又温暖的记忆,他的嘴角咧出一个十分欢喜的微笑。

    在只由简单家具装饰的房间里,他躺在男人的大腿上,男人抚着他的腰侧,他直起颈部男人的神色映在他的眼中,他笑着问男人。

    [如果啊,我说的是如果,我有一天,我死了,没死全,换了个身体,换了副样子,你还能找到我,并让我再次爱上你吗?]

  男人将放在他腰侧的手移到他的头顶上来,轻揉着,微眯着眼睛,

   [当然。不论你换的身体是什么样子。我都能认出你。抓住你。绝不放手。]

   他莫名感到一阵疲倦,合上双眼前,用微小的声音喃喃道,

  [真的不会爱上其他人吗?]好像在问他自己,也好想在问那个男人。

  [不会。]

    现在。

    他看着站在他距离不远处的男人,将身子转了过来,松开了栏杆向那个男人张开了双臂。

  [明黎昕,你啊,又找到我了呢。]

    当男人倾侧上前抓住他的手臂的时候,他的手指差了一厘米,就要触碰到了那个人,那个一直在男人心里从未离开过的人,就算在最困难面临死亡也微笑着的人。亦如羽毛一般的随风而逝的离开。

  他伸出手想要抓住,却依旧什么的没有抓到。

  [戈嘉然,这次有没有抓住你。]

  [还有下次。]

    男人眼中的光变得黯淡,直接跌坐在了地上。明明没有去触碰,忍住自己内心的渴望。最终却还是这个结局。

   他有时候真想陪嘉然一起离开,但,没有资格。

   他只能看着深爱之人一次又一次的在他眼前用着不同的方式,消失在他的眼前,他却无能为力。

 流年几转轮回。

 只剩下…风吹尘土,尘土四散开来,飞走,消失不见。

end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